万变不离其“鬃”盘点大连足球那些形形的发型

  足球比赛是22个人的,但头发是属于自己的。足球场上从来都是运动员们展示个性的舞台,而发型这一个人标签,不仅可展现出球员的个性,还一定程度上透露出球员的一些踢球风格。今天我们就来盘点大连足球足球历史上那些风格迥异的发型。

  最早的脏辫形式的发型的雏形出现在炎热的非洲,为了不让跳蚤、虱子等虫子在人的头上肆意横行,一些聪明的男子便把自己的头发紧紧的缠在一起,防止虫子在头上的肆意生长。我国脏辫文化起步较晚,脏辫也和摇滚结下了不解之缘,被越来越多想宣扬自己个性的人所青睐。

  而乌塔卡和班古拉个性和踢球特点都极为鲜明的非洲球员,只是两人在中国的命运截然不同。乌塔卡来到中国在段适应中国联赛节奏后开始爆发,身体条件出众、脚下又不失细腻,在球迷群体中得名“猛张飞”。而班古拉在2016年来到中国后一直水土不服,非洲舞王留给球迷唯一印象深刻的只有他的酷炫的发型和优美的舞姿。

  莫西干,北美印第安人的一个分支。2002年世界杯,贝克汉姆的莫西干头引发了一个潮流,但是其实莫西干人并没有留那种发型。该发型英文对应的是Mohawk,翻译过来应该是摩霍克,也是印第安的比较闻名的一族,可能音译的原因导致的错误。

  而在大连足球的历史中,莫西干的代表人物无疑是哈姆西克,斯洛伐克中场的发型干净凌厉,而在那不勒斯期间,他的踢球风格也和他的发型一样干净利索、从不拖泥带水,只是来到中国后哈姆西克的脚步明显慢了许多……

  1999年王圣首次代表大连队出场,2002年逐渐成为球队主力。在实德效力的前期他的发型似乎就没有改变过,但是在2009年重回球队效力期间,他的发型就变得有特点了,蓬松的头发,这种粗犷的形象,在国外西部的酒吧里你能找到很多这样造型的男人。

  将头发梳理成一种顺直的短发,让前发稍留低些,使人的视线集中一点,两侧面的头发可以看得见耳垂为宜,给人一种健康、活泼的印象。蘑菇头发型非常流行,而且蘑菇头发型的款式是越来越丰富,都带给人一种经典复古和帅气的感觉。

  出自实德青训的赵宏略19岁时便代表实德在中超联赛中出场,技术出众,在实德左路攻防两端都极为活跃,深受球迷的喜爱,随着比赛经验的丰富,赵宏略的进攻手段也越来越多样化,也是目前天津泰达阵中不可或缺的一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