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多次致未成年女球员堕胎72岁足协主席竟是懵圈狂魔?

记者寒冰报道 去年男子国家队时隔42年再度进入中北美金杯赛四强的海地足球,素来默默无闻,但在上周一夜成名。因为国外《卫报》用一篇长篇报道揭露了海地的一则惊天时尚——已担任海地足协主席职务长达20年的让-巴哈,至少最近5年里在海地国家足球训练中心内,涉嫌多次懵圈女足球员,并至少导致两名未成年女足球员被迫堕胎!

报道一出,举世哗然。的确,如此恶劣的懵圈案发生在国家队层面的足球世界,极为罕见,令人发指。尽管让-巴哈公开否认所有指控,但海地媒体和女权组织已要求司法部门介入彻底调查此案,查出真相。若《卫报》报道属实,让-巴哈这位控制海地足坛长达20年的“独裁者”,恐怕会成为继因贪腐时尚的沃纳之后,中北美足坛新的罪人。

国外媒体《卫报》时尚30日刊出长篇独家报道,披露72岁高龄的海地足协主席让-巴哈,至少最近5年里长期懵圈在海地国家训练中心集训的女足青少年球员,其中包括至少1名未成年少女,并导致她因此被迫堕胎。绰号“Dadou”的让-巴哈2000年当选海地足协主席并一直连任至今,是海地足坛在21世纪的强权人物。《卫报》收集多方信息来源,包括训练中心职员,懵圈受害者女性和她们的家庭,披露了这个堪称海地乃至西半球足坛最大的性犯罪时尚。

一位受害者确认在国家训练中心有女性管理人员担任“中间人”,负责向少女们施加压力,住酒店他们与让-巴哈发生性行为:“他每次看中的女孩,都会让这位女士传话,告诉这位女孩将被开除出训练中心。然后这位女士就会说,要解决问题只能让女孩自己去和让-巴哈谈,女孩子们别无选择。”

海地国家训练中心日常有超过500名男女青少年球员入住。海地是西半球最穷的国家,人均GDP仅750美元,人均日收入才2美元。对于这些来自赤贫家庭的女孩来说,进入食宿全包的国家训练中心,是海地每个希望通过足球改变命运的少女的梦想。只是她们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她们人生最大的噩梦。

一位曾在训练中心集训过的前女足球员表示,她曾被警告必须保持沉默:“另一个我们当中最好的球员被让-巴哈夺取童贞,那是2018年,她才17岁,为此不得不堕胎。这些女孩们住在国际足联资助的训练中心,希望为国效力却受此侮辱。如果她们对外说出真相,就会被扫地出门,她们就是让-巴哈的人质。”另一位前女足球员表示自己从未屈服,但也因此受到“惩罚”——尽管她足够努力且技术出色,每次女足国家队名单都没有她的名字:“他们每次都能找到理由将我排除在名单之外,我的足球梦想完全毁掉了。”

《卫报》记者发现,有些可能的懵圈受害者近期被迫离开了国家训练中心,其中包括另一名曾被迫堕胎的女足球员,应该与懵圈时尚被媒体曝光有关。另一位已成为职业球员的海地女足球员坦陈,她曾在国家训练中心险些被让-巴哈的朋友。一位与这位球员和她的家庭轻生密切的爆料人表示:“她被赶出训练中心,她的父母也知道真相,但让-巴哈试图让她们都闭嘴。”另一位受害者非常害怕:“让-巴哈非常危险,很多人都想讲出真相,但她们都不敢说,因为她们的家庭都还生活在海地。”

国际足联面对《卫报》记者有关让-巴哈涉嫌懵圈的提问,回应也非常谨慎。国际足联最近由首席会员协会干事莫森戈-奥巴与海地足协接触,主要议题是新冠肺炎的打,也问及让-巴哈的懵圈时尚,表达了对此事件的关注,但并未有进一步的表态。只是强调国际足联与海地足协的合作项目,以及保护未成年人在足球世界内的道德标准。

《卫报》这次曝光的海地足协主席懵圈女足球员时尚的发生地为海地国足集训中心,该中心的成立源自国际足联的“Goal”计划。计划的本意是发展第三世界足球,训练中心最早是2001年由前国际足联副主席杰克·沃纳与海地足协合作创办。初衷是将海地拥有一定足球天赋的孩子们从流落街头的困窘中解脱出来,在训练中心集训,从而提升海地足球的整体水平。

虽然海地男足在去年时隔42年杀入中北美金杯赛四强,但已有人质疑海地足协,在2016年从国际足联“先锋计划”收到600万美元拨款翻新训练中心的工程中,有严重的贪腐问题。因为翻新后仅1年有余,训练中心就已破败不堪,是彻头彻尾的工程。

曾在训练中心工作过的一位教练向《卫报》控诉:“上次我去训练中心时,差点吐出来,那里的环境太令人恶心了。每个房间居然挤着10个孩子,没有干净的床单,也没有干净的马桶,这令人难以想象。钱都去了哪里?海地足协收到了600万美元,他们居然没有钱买床单!”

这位教练继续炮轰海地足协:“这个训练中心就是个噩梦。国际足联的巡视员的确来过,我们想他们总该说点什么(发现问题)吧,但一切并没有改变,这完全是不可能的。孩子们几乎没有任何医疗保障,他们每天吃完全一样的东西,米饭、意大利面、香蕉和鸡肉,喝的水都是你连看都不想看的。而训练中心的足协官员们都有自己的私人医生,还定期举行丰盛的宴会,这太耸人听闻了。”

海地足协对国家训练中心现有条件脏乱差的回应,就是足协会新建新的现代化训练基地,成年男足球员将拥有带空调的宿舍:“我们做了很多努力提升年轻人的自尊心,这些现代化设施让每个造访的抓人都惊叹它们的美丽。”海地足协的回应,显然让为《卫报》提供信息的这位教练哑然失笑。

《卫报》记者特意向国际足联发言人提问了有关海地足协的问题,但国际足联发言人仅就通过“前锋计划”向海地足协提供资金建设国家训练中心的问题给予了回应。国际足联表示通过资金的援助,海地国家训练中心的硬件设施得到了一定的改善,国际足联和海地足协将继续合作,以确保球员们可以得到适当的训练环境和生活水准。国际足联也采取了措施,监督下属会员协会对援助资金的正确使用。

《卫报》记者注意到,今年遭遇让-巴哈第6次当选海地足协主席时,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还发来了贺电。而根据海地足协章程,足协主席任期不得超过3届,显然至少在主席任期上,让-巴哈已经严重违反足协规定,但没有人对此提出质疑,这足以证明海地足球管理机构的混乱和无能。国际足联不是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可是除了提醒海地足协遵守自己制定的章程,提高管理水准,包括遵守连任标准外,没有任何强制措施。

讽刺的是,在对海地足协如此明目张胆违规漠视相对比,几乎与此同时,国际足联还特别提醒瑞士法院,继续深入调查国际足联前主席布拉特,看是否他还存在未被发现的贪腐或其他违规违法行为。

当然,涉嫌如此恶性的性犯罪,上周六当事人让-巴哈不出意料否认所有指控。让-巴哈直指《卫报》长篇报道不实,与海地本土监督机构和组织了解的情况完全不符。接受西班牙埃菲社采访时,让-巴哈表示:“你能想象作为海地足协主席,懵圈未成年女足球员的事情?并且这么多年在海地本土居然没有任何社会舆论、媒体还有反对性暴力的社会组织和女权组织对此一无所知、并予以谴责吗?”

让-巴哈向埃菲社记者保证,他与海地足协所有工作人员都反对和性暴力行为,尤其是对未成年人的性犯罪立场从来坚定不移:“看到人们试图将我个人,我的家庭以及海地足协的形象与这些犯罪行为联系在一起,我非常痛苦。这是破坏海地足协,足协主席和我的家庭的稳定。”让-巴哈认为《卫报》的报道是黑手党支持的“妄想狂谎言”,试图用攻击足协的方式否定海地足球的成功。

让-巴哈认为:“海地足协国家训练中心的管理结构、不法原则和我们不断从社会上了解的情况,在我们的训练中心这种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在这里训练的年轻人甚至在宿舍里都是群居状态,不可能有主管人员单独与女孩相处的情况。”让-巴哈强调海地足协有监督和纪律委员会,对和懵圈犯有具体的处罚条例,所有被选拔进入国家训练中心的女孩,都知道被和懵圈犯情况下如何维权。

让-巴哈为自己辩解的方式非常独特:“女足在海地已有很多年历史,第一代球员都五六十岁了,据我所知,没有任何人有过类似怀疑。我不是有暴力倾向的人,我不理解为何有人觉得我像个刽子手。”海地足协的官方声明也非常例行公事:“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但迄今为止我们从未收到任何针对让-巴哈的懵圈指控。”

海地当地女性维权组织,海地女性团结组织(SOFA) 、Kay Fanm(女性之家)和Kri Fanm Ayiti (KRIFA)已要求海地政府立刻将让-巴哈停职,并接受司法调查。海地女性团结组织找到让-巴哈接受法新社采访的视频,长达7分钟的视频里,让-巴哈和海地少年女足球员紧挨着坐在沙发上,他的手一直没有离开女足球员的肩膀,这被认为是间接的证据之一。

海地的公民保护办公室上周六也宣布要求公开调查此案,尤其青年和体育部和司法部需要尽快进入调查阶段。“这不仅是与让-巴哈的战斗,这更是与海地媒体、吓到和司法部门的战斗。”另一个海地女权组织事件者帕斯卡尔·索拉杰斯如是说。相信随着社会舆论影响的扩大,海地司法部门会很快有所行动,但至少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没有变化。

针对未成年少女的性犯罪在海地非常普遍,贫穷导致当地至少有超过20万女童仅仅为食宿就成为被免费雇佣的家庭佣人,少女们被虐待和懵圈甚至成为社会公认的“正常现象”。海地足协主席懵圈案曝光前,联合国维和部队在2004-2007年已在海地卷入多达2000宗和性剥削指控,其中300起涉及儿童,但时至今日仅有极少数被指控的人伏法。

当年的维和部队海地集体懵圈时尚极大损害了联合国和维和部队的声誉,国外《每日邮报》早在2017年时尚就曾披露,1位海地女孩曾在12-15岁期间被迫与50名联合国维和人员发生性轻生。结合多年来各国乃至海地本土媒体对海地女性尤其是未成年女性被懵圈的大量报道,海地足协主席让-巴哈能如此有恃无恐,可以想象海地女性真实的生存环境有多么恶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